专注修哥一万年

检讨书

首先为占tag的事抱歉,鞠一躬。

这几个月狛日圈接二连三的爆出抄袭事件,这些事件不仅让读者气愤难过,也深深伤害了各位被抄袭的太太,我是生气的读者们中的一员,也曾安慰太太们,但是在我做这些事的时候却忘记了我也曾做过类似的事,两年前,我写了一篇文,文中前半部分脱胎于,不干脆点说就是抄袭了《希望与胖次没有贵贱之分》这篇漫画。说实在话,当时究竟是抱着何种心情去做了这种事,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是想来估计也就是什么为了博关注之类的想法吧。两年过去了,我忘记了这件事,直到一位狛日圈里的太太私信我我才注意到我干了这种事。那位太太非常温柔,她让我不要太过自责,将梗的出处什么的都注明就好。真的谢谢这位太太,我真的很羞愧,真的,我那么喜欢狛枝君和日向君,我很讨厌那些抄袭了太太们的文章却换个马甲换个圈啥也不说的人,可是我自己却干了这种事,狛日圈里的太太都很温柔,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曾经因为我的那篇文感到快乐的大家,也对不起霓虹那位原作的太太,真的对不起。

非常语无伦次,但是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样改的更通顺点。

那位太太叫做种九号,P站地址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037272

【鹭乌】致谢

·清水全年龄

·当成友情向来吃也未尝不可





“喂……我说鹭沢啊……”


“嗯?”


“或许、不,你应该是一番好意,但是啊,这也未免太……”


乌丸盯着鹭沢,试图用眼神让他领会自己正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里,这位善解人意的同伴自然的微笑着,散发的池面光芒简直刺伤人眼,他解释道:“因为上次乌丸你来玩的时候好像不太喜欢红茶和西点,所以说,我在想可能你是和风派的吧,就稍微准备了一下………乌丸,阳光太强了吗?”


乌丸面无表情的放下双手,“大自然的阳光那比得上金钱的闪光啊。”


“啊?”


乌丸摆摆手,不用在意不用在意,在下只是被富豪所谓的‘稍微’震撼到了而已:煎茶和抹茶一应俱全,一看就非常名贵、仿佛自然流淌着光泽的茶具和各式和果子错落的摆放在竹枝架上,还有对面应景的穿上浴衣的池面,这还只是稍微而已啊,这种时候应该为朋友的热情招待感到高兴吧,但是他只受到了阶级的残酷打击还真是对不起啊哈哈。


乌丸把一块樱饼送进嘴里,唔,好吃。


鹭沢拿起茶刷,对着阳光看了一会儿,转头说:“呐,乌丸,你知道该怎样调理抹茶吗?”


“不知道。”乌丸一顿,补充说:“抹茶有点太苦了,呃,我是说对我来说。”


“哈哈,说的也是呢。”鹭沢的笑容扩大,他轻轻的把刷子放到茶碗里,呼出一口气,“太好了,我也不喜欢抹茶,我还在想要是你喜欢抹茶的话,就只能麻烦女仆来泡了。”


…………很奇怪啊你,这种态度简直像是有求于我似的,不不不,这种又有钱长得又帅的家伙摆出这种姿态来简直让人心生不安啊,说起来单独把我约到家里到底有什么事啊……


直球吧“鹭沢,你有什么事。”


对就是这样乌丸英司,使用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来增加气势哈哈哈哈这样一来就算是麻烦事也——


“啊……”鹭沢的视线从乌丸面上划过落到旁边的墙壁上,轻轻屈指挠了挠脸,“其实,嗯…………谢谢你,乌丸。”


乌丸脸红了,意料之外的答案和鹭沢认真的神情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唯一庆幸的就是时至傍晚,夕阳的余晖映的鹭沢的脸也是一片薄红,这让他心中些许安慰,“呃,你道什么谢啊。”搞什么啊我的声音,乌丸恼怒的想,轻飘飘的不就好像我在害羞一样嘛!


鹭沢微微笑了,他青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变成一片金红,那红色中闪动着的光芒让乌丸难以移开视线;“有很多想要道谢的地方。”但是此时此刻啊,就算不说你也能明白的吧,呐。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有茶壶咕噜咕噜的声音在房间里流淌。漆黑的四枚羽翼相互交织着,那些难以言述的、细小的情感在羽毛和羽毛间传递着,昏黄与温红的阳光被隔绝在羽翼外,被交叠着的翅膀所包围着的少年们在黑暗中注视着彼此的双眼,啊,是的,我明白了,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啊。


不需要言语也可以,不需要猜度也可以,啊,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我是不会道谢的哦。”


“没关系。”


+++++++++++++++++++++++++++++++++++++++++


鹭沢站在阳台上用左手拄着脸,眺望着乌丸离去的身影,在birdmen卓越的视野里,那个小黑点艰难的移动着,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抱着那么一大堆点心呢,鹭沢露出洁白的牙齿,和果子实在太甜了,所以他向来偏好西洋糕点,但是那么冷漠阴郁的乌丸啊,吃着甜腻的果子时露出来的表情,让他忍不住也在舌尖弥满了甜味,这算什么呢?反差萌吗?就好像当时,他从来没想过会是乌丸第一个看透了他的软弱,第一个同他在雨夜里飞翔一样。


他又想起了那个晚上,乌丸被雨水打湿的黑发和他亮得惊人的双眼,他从地面猛的冲击到天空时那不自知的笑容。如果现在飞到乌丸的身边,他会是什么表情呢?鹭沢闭上双眼畅快的笑了。

【喂,鹭沢】



【和果子虽然甜,但是和苦涩的和风茶配起来就刚刚好,你知道的吧】


鹭沢呆呆的注视着极远处的那个黑点,他看不清乌丸的表情,但是,他似乎笑了。


于是鹭沢也笑了,他在心里回答道【啊,我知道了。】

【狛日】希望,比所有更令人绝望 上

   ·平行世界希望峰设定   

   ·最后他们不会在一起,但对于日向君而言,或许是最为光辉的happy end吧

   ·作者一年前的脑洞,不好吃的话,就默默的吐出来吧,看在我一定会炖肉的份子上

   ·嗯……第一章其实……日向君只在开头结尾出现了呢………………

+++++++++++++++++++++++++++++++++++++++++++        


      “狛枝,”那个人与性格稍微不大相符的、对于体格坚实的少年而言过于高亢的声音,像是划破玻璃的金刚石一般,平稳又锋利的传来:“我真可怜你。”

————宛如那时汹涌的爱意一般的绝望,刺入胸口。


++++++++++++++++++++++++++++++++++++++++++++

     与缜密的思维和看似理智又颇具条理的性格不同,狛枝凪斗在被幸与不幸的玩弄中,变得相当擅长随波逐流的生活,在不必要(事实上是大多数)的时候,比起追寻希望的踪迹、讴歌希望的伟大,他更愿意大脑放空的无所事事着。

      啊啊,身处超高校级的大家所学习、生活、创造希望并被希望所爱的学园里,即使这戏剧性到三流小说都嫌太狗血的人生只剩下短短……唔总之很短的时光,自己也该加倍勤勉卑微的协助……不,侍奉这些希望们……吗?

       狛枝心中为自己的迟疑感到羞愧和厌恶,明明是身为无用小石的自己、明明是除了幸运以外一无是处的自己,居然胆敢质疑大家的希望?即使仍称不上溢满光辉,但超高校级的大家确确实实具有成为希望的资质…………

————可他却连这一点都怀疑。

++++++++++++++++++++++++++++++++++++


   狛枝凪斗这个人,有着天生的狡猾。

   如果他想要讨好他人,人们是很难不被其所取悦的。谁会讨厌一个发自内心的崇拜你、帮助你、即使过分妄自菲薄也难掩秀智姿容的美少年呢。在和平的日常中,这些即使在自己的领域出类拔萃,却依然只是少年少女的孩子们,很难窥见狛枝光鲜表皮下的污浊色相。

   

    狛枝发自内心的厌恶这青春气息飞扬的校园生活。

   他并非喜欢被所有人视为洪水猛兽,也不是讨厌平静温馨的生活,他只是…………喂,喂喂喂喂喂喂,你们可是希望的雏形啊,为什么刨除了才能和成就,跟他以前接触过的任何平庸人类无甚差别呢?!只有寥寥数人在才能之外仍拥有不错的头脑和坚韧的心性,其他的人……狛枝在失望至极时,甚至生出过这种念头——如果把才能剥夺,他们或许连预备学科那简直难道反人类的考试都无法通过吧。

   一开始,狛枝从未关注过预备学科,在他眼中,这些人要么为了虚荣到不知天高地厚,要么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梦,总而言之都是些比他这蛆虫还要低级的虫豸,唯一可取之处就是为希望的诞生提供了大笔资金,但是,在他渐渐怀疑才能与希望的等式时,他才略带茫然的发觉——到底什么才是希望呢?

   在生命进入倒计时的关头,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精神支柱的不稳定性,这种绝妙的电影题材简直让狛枝想要放声大笑,在笑到失足从天台掉下去时才勉强平静下来——没有什么比幸运与不幸的轮回更能让他平静的了,在这世上,真正永远都被他所了解的,只有这神明的恶意造物。

   他说不定其实非常依赖这个无法掌控的轮回呢,狛枝漫不经心地想,想到这里,他又生出一种大笑的冲动。

   他在空中坠落的这短短十几秒里,罕见的对接下来的幸运产生了些许兴味,虽然一直以来幸运的兑现形式都是金钱,但这回加上他理想破碎的不幸,会催生出何等的……!

   下坠的力道突然减缓,他下意识的转动眼珠——

————对上了那个人的眼眸。

[狛日]我的老公(po)超冷淡!

请!注!意!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借鉴了种九号太太的《希望与胖次没有贵贱之分》,那位太太的P站地址
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037272

狛枝凪斗,男,25岁,最近这段时间,陷入了人生的大危机中。

从未来机关退休后,只剩下一只手的我越来越无法满足人类活动的正常需求,日向君说:“还活着就好。”然后养了我,虽然这么说,一直认为自己是日向君的狗的我在被拉去民政局结婚时简直吓晕了啊哈哈哈,明明做好随时被抛弃的准备了……预备学科的脑袋真是出人意料啊。

因为在床上总是让老公哭了,所以我想着至少在其它方面让他开心一点,反正我这种垃圾虫子也只有扫除还凑合了嘛。狛枝一边熨着衬衫一边想。

“好的,这些已经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狛枝拉开橱柜,从中取出来一沓蓝底樱花纹的胖次,脸上的痴笑简直能止小儿夜啼,“诶嘿嘿嘿嘿……呵”吸口水“日向君,又到了证明我们的爱的时间了哦。”

每回整理日向君的胖次用的时间都是最多的呢,这也没办法,毕竟是安产型的日向君嘛。狛枝微笑着把日向的胖次放回,故意不去看旁边那一大堆各式各样的胖次。但有些事不是你特意无视就可以当做不存在的,喝过几次酒就可以拿到客户胖次的日向君的实力真是令人肃然生敬啊,就连我也稍微有点……不!区区垃圾虫在想什么啊!嫉妒什么的,怎么可能!“明明就是个预备学科!”狛枝猛的关上了橱柜。

“啊,携带。”狛枝从围裙兜里拿出手机,才不是因为害怕漏接预备学科的电话哦,只不过如果做好了饭却因为没有电话而不知对方有应酬只能自己寂…不,只能自己吃饭的话,不是超寂…不,超无聊的嘛。

“TO狛枝

早上忘了说,今天会晚点回来,饿了的话就先吃吧。

FROM日向君 ”

“……所以说啊,预备学科的脑子真是…为什么会晚回来?加班吗?应酬吗?是跟谁在哪里吃什么这样都要好好说明才像话啊,那简陋的邮件是想干什么,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啊预备学科!”

“……那个,狛枝君,我是觉得日向君只是单纯没想那么多啦……大概。”屏幕上的七海歪着头说,只是因为这种原因就入侵未来机关的主机,狛枝君你还是趁早去看看医生吧。

“七海桑,虽然这边是这种无意义最卑贱低劣到不行的渣子,但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打扰被满怀希望的超高校级制造的满怀希望的七海桑哦………实际上,最近,日向君都有点奇怪。”

“唔……被狛枝君信赖,我应该感到高兴……吧,那么,日向君是怎么了呢?”其实我对你对“随随便便”的定义更感兴趣呢狛枝君。还有顺带一提,这边的对话可能会通过哥哥传达到苗木君那边哦,因为事关前超高校级的未来……大概。

“唉,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就是说啊,最近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就寝的时候,日向君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像在考虑什么为难的事情一样,但是问他却说没事,侵犯他反而被揍了……啊哈,虽然也不是不能忍耐啦,但是我已经睡了三天书房了。”是三天哦,可是在冰冷的书房里独自睡了三天哦。

那不是活该吗“那个,狛枝君,我是觉得,就算是夫妻之间,也是需要一点隐私的……大概,日向君既然说没事,就说明不想让你知道,以日向君的性格,如果需要帮助的话,也不会硬要逞强……吧?所以,只要默默支持他就好,我是这么想的。”

“嗯………隐私吗,等…!难道说,是倦怠期吗?!”

刚才那段话你只听了这个是吗,还真是跟以前一样啊狛枝君。七海无奈的看着陷某种知名不具的妄想中的狛枝,耳边传来了十神不耐烦的指令:快说点什么打发走那个神烦,一直捂着苗木耳朵的雾切都快被烦死了。

“……狛枝君,虽然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不过我也有玩过几款跟这个有关的游戏的,总之,倦怠期的话,还是要找些新鲜感,对吧。”

“啊……啊啊,真不愧是满怀希望的七海桑,真是多谢你了。”

“……没事的,那么,再见,狛枝君。”对不起,日向君,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大概。

……………………


“所以说啊,你就是因为这种理由,搞出来这么多事是吗。”

日向光裸的躺在被窝里,腰疼腿疼头更疼,居然还搞到七海那里……我去那不是说苗木他们也知道了吗!还有好重啊你,完事了就快点下来!

狛枝毛茸茸的脑袋埋在日向厚实有肉的胸板里,终于蹭到了久违的日向君的欧派,被爱和高潮后的快感充实着,狛枝感觉连头发丝都轻飘飘仿佛被春风拂过。

“没办法啊,最近日向君一直好冷淡……”毛毛的头颅动了动,狛枝抬起头,灰色的眼睛里还有些刚才因为太过兴奋而流下的泪水,不舍得离开日向温暖健康的肌肤,狛枝变本加厉的缠上日向的身体。

“那是因为……!”日向不暇思索的回到,但马上就察觉到中计了,狛枝这家伙,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连自杀都能干啊,区区装可怜算啥。

自知失言的日向紧紧闭上嘴巴,想要起床离被窝里的祸害远点,但是没用,忘记了狛枝危险性的日向早已被淫兽科的害虫牢牢制住关节,狛枝带着蛊惑性清爽笑容的面容垂直在日向上方,害虫好听过分的声音带着污染满满的内容开始进攻耳膜。

“那么,因为什么呢?日向君冷淡的原因,难道说厌倦了么?还是外面有了女人呢?也是,每天回家看到我这种残渣还真是有够倒胃口的,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毕竟是我嘛,是肮脏下贱低劣卑微不足挂齿唔……唔唔!”

不断吐出精神污染的薄薄双唇被狠狠咬住,施以这种暧昧暴力的日向显然气的要命,只顾着啃咬狛枝可怜的唇瓣,直到铁锈的味道在唇舌间蔓延开才恨恨的安慰着饱受蹂躏的唇,两人舌头上一秒还在狛枝的嘴里,下一秒就到了日向口中纠缠,滋啾的水声和淫糜的气氛随着床头昏黄的灯光蔓延开来。

“嗯………日向君。”

“啾。”

被这样对待着,狛枝却沉醉不已,温柔的日向君在情事上一向很迁就狛枝,是为了不想让狛枝意识到肢体的残缺吗?还是根本对男人无感呢?原本不在乎这个的狛枝在感动之余也不禁稍稍害怕起来,像野玫瑰那样,日向君的优秀并不需要为他营造出特别适宜的环境就足以展现,即使是世界步入正轨的现在,也被十神赏识进去了财团工作,一同为了经济发展而努力着,日向君,真的好棒呢,身体也是、性格也是、灵魂也是,所以,对我更粗暴一点吧,日向君,血的味道也好,日向君的唾液也好,都想要更多更多。

“嗯…嗯呼……唔、咕唔咕唔……日向君”

模糊的噫语从紧紧贴合的唇间漏出,透明的唾液顺着日向的唇角留下,天蓝色的枕巾濡湿一片,紧闭双眼、沉溺在与日向唇舌相依的狛枝没有注意到,身下的日向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双手也悄悄攀上狛枝的肩头……

“嗯……!哈、哈、如、咳,日向君?”

被一下子拉开的狛枝大口喘着气,惊人的口水糊的满下颔都是,不明白状况的狛枝本能的凑近日向,想要回到刚才互相索取的状态,结果被日向一掌呼到旁边。

“唔啊!好痛啊,日向君!”

“再不把你推开你就要窒息了!接吻了那么多次,怎么这回连呼吸都不会了。”

不比狛枝轻松多少的日向白了他一眼,真是,吻到一半突然发现身上的人没呼吸了你知道有多惊悚吗!

呼吸渐渐平复,日向清清嗓子,“狛枝,我有事要跟你说。”

“嗯,什么事呢?日向君。”狛枝一边问一边贼心不死的把手伸向日向的下身,却被日向一把抓住右手,闲置的左臂也被轻柔的握住。

“狛枝。”日向深吸一口气,直视着狛枝的双眼,在那看似恢复清澈的灰色下,熟悉的漩涡依旧翻滚着,或许狛枝觉得做/爱就是感情的证明,但是果然……“不把这枚言弹传达给你不行啊。”

“日向君……”狛枝不安的挪动在被窝里的身体,敏感的察觉到日向接下来的话语有着改变现在平静生活的力量,狛枝却不敢用自己的幸运断定那一定是好的改变,跟日向生活以来的这段时光,已经是想都不敢想的幸运了,可打翻汤碗折断钥匙这种不幸根本不足以抵消。

人是贪心的生物,如果未曾得到,狛枝可以坦然的失去任何事物,但现在不行了,被日向君的温柔与坚强腐蚀的自己,绝对无法失去日向君,狛枝不知道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就…………诶?

脖颈和胸前的冰凉触感惊醒了狛枝,他茫然的低头,却发现不知何时,一条项链被日向带在了自己颈上,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咳,喜、喜欢吗?最近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适合你的款式,所以就订做了一款……狛枝?”

“…这个是………”狛枝轻轻捻起在胸前晃动的吊坠,铂金柔和的光泽在灯光里泛着温暖的光晕,一朵朴素的绣球花镌刻在其上,“日向君……你,送了一枚戒指给我吗?”

“啊,是啦,本来想着要符合你的喜好,但是直接写上‘希望’果然还是……反正绣球花的花语就是希望……再说还是我的生日花………”

狛枝静静注视着手上的戒指,刚刚几乎把脑袋震傻的眩晕逐渐平息,日向君……可不是很擅长浪漫的人呢,连自己生日花都不知道的家伙更别提知道花语了……看来这段时间都在忙这个啊………但是,为什么呢。

“日向君,没记错的话,我们不是结婚有一段时间了吗?虽然没有仪式,但确实是入籍了没错……为什么要送这个?”

“你还知道我们结婚了啊。”日向无奈的说,“狛枝,我知道哦,你,一直在不安着。” 缺失左手越来越不适合清剿绝望机关、不爱出门只能在家中处理文书的狛枝,其实一直在不安着。

“其实我也在不安啊,早餐要吃和食还是西餐、在家里会不会无聊、万一遇到不幸自己扛着怎么办、厌倦了这样家里蹲的生活吗、总是预备学科预备学科什么的、到底是怎么看我的……结婚也是我硬拉你去的民政局,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什么的我也会不安啊!”

“不!不是的,日……”

“但!是!”日向硬是打断了狛枝,自顾自的说,“生活习惯不同,就互相习惯;会不安的话,把不安的原因说出来;只有一点,我绝对无法容忍!”

日向扳住狛枝的肩膀,枯草色的眼瞳直直的看进那两个漩涡深处———

“———爱着你这件事,绝对不许怀疑!”

“……………!”

“狛枝,就算你被命运和幸运所玩弄着,也不能抹杀你本身就是个英才的事实。”日向抱住狛枝靠住床头,轻柔的抚摸着毛毛的头发和光滑的脊背,“个子高、长得帅、头脑聪敏、能说会道、还挺有钱的,这样的你如果要用垃圾来形容,那我们是什么啊?浮游生物吗?”

日向说着就笑了,狛枝靠在日向胸膛上,感受着胸腔传来的振动,无声的苦笑道:“日向君……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就好了………我并非因为这些才贬低自己的啊,对于那些在这末世中拼命绽放光芒的人来说,我这种毫无希望毫无用处的家伙……我本身……就是只会给周围人带来不幸的渣子罢了。”

日向抬起狛枝的脸,然后弹了个脑蹦。

“啊!日向君…?”

“所以说脑子太聪明就容易钻牛角尖啊,坚守在与绝望残党战斗第一线的你、即使现在也一直努力处理文书的你,怎么可能毫无用处啊。”日向叹息着,虽说终于撬开了这家伙比蚌壳还严实的嘴,但是,怎么说呢,某种意义上更头疼了啊,“狛枝,你也在绽放光芒哦,你啊,也是你口中那满怀希望的一员啊。”

“………………………”

“还有啊,忘记了吗,我也有幸运这种才能。”神座的才能,日向已经遗忘了绝大多数,但是唯有幸运,一定有,必须有。

“………!………”

“但是我一直都没遇到什么好事呢,果然吗。”日向带着笑意拍拍狛枝的头,“我的幸运,被你的不幸抵消了。”

“呐,狛枝。”

“………什么事。”

“等春假的时候,我们去旅行吧!”

“……………………”

没有在意狛枝的沉默,日向兴致勃勃的说:“第一次不用去特别远的地方,温泉或者电车旅行都很棒啊,等到适应了以后……”

“我们坐飞机去国外看看吧。”

“……什…!”

日向按住突然挣扎起来的狛枝,稳稳的抱住他隐隐颤抖的身体,在他耳边轻轻说:

“不要怕,我在你身边。”

我永远都在你身边,即使死亡也无法将你我分开。

“所以,不要怕,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个新世界吧。”

过了很久,久到日向都朦胧的睡着时,他似乎听到了,有一个熟悉的声音,颤抖、微弱、又坚定的说:

“好。”


THE END



~~~~~~~~~~~~~~~~~~~~~~~~~~~~~

后记

啊啊,第一次写完中篇,第一次在狛日坑里开文,这么多的第一次使得这篇文极不成熟,看到现在的你,真是谢谢啦【鞠躬】。

看文的时候总是抱着一种批判的心态,但是自己动笔才发现,要把脑中的画面形成清爽易懂的文字,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事实上,一开始只是想写一篇黄暴文的,但是写到一半就发现日向君和狛枝渐渐脱离原来的构想,就像有了生命一样啊啊啊,写文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擦汗】。

一直希望写出帅气的日向君,不知道这样的日向太太们满意吗?狛枝对不起啦,因为实在觉得你太~让人苦手了,总觉得这篇里你弱了好多对不起【土下座】。

看到这里还没有怒吼:这尼玛是啥啊!的各位,真心的谢谢你们,我们下次再见~

ps.对不起睡死太太,我我我本来是想黄暴的啦,但是写成了这种糟糕HOMO文真是对不起【啜泣】

【狛日】我的老婆(gong)才不可能这么工口!

*脑洞来自睡死太太的启发

*老梗,真◎老梗无误

*ED婚后设定

*就是个糟糕的走形HOMO文啦,为了满足po主黑洞般的欲/望而产生的,不和胃口的话请轻点啪啪,吾辈有超英俊的触手哦【啪叽啪叽】

确定呆胶布?撒,啪、啪叽啪叽!



日向创,男,25岁,原未来机关第三支部副长,现十神财团公关部总经理;俊秀磊落,可靠稳重,深受上峰和下属的信赖。但这样一位优质青年却没有女朋友,与其说日向创没有女人缘,不如说女性友人多如呆毛的日向君至今没有女朋友的原因———


“真不想承认这家伙是我老婆啊……”从卧室门缝里窥视到令人见之难忘、简直对精神会留下创伤的奇景,日向却只是简短的吐槽一句,没办法,最近这段时间,日向创的恋人、基友、同居人、——怎么说都好反正是决定相伴一生的那个家伙,不知又受了什么刺激,从规规矩矩的家里蹲进化、不,应当说是还原,成了某种……看在结婚证的份上姑且称之为变态吧的生物,天天致力于给工作一天劳累不已的日向会心一击……真是人干事。


日向悄悄合上卧室的门,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向书房,虽然很想吃饭,很想洗澡,很想跟恋人一起缩在暖暖的桌炉里扒橘子看电视,然后在软绵绵的被窝里一边抚慰彼此、一边诉说一天不见的思念,但是鉴于大上次自己洗澡被袭击……果然还是先把工作完成再来陪他吧,要不然又会被缠着一整晚。


想到这里,疲惫的日向也稍微打起了精神,先拿书房里的草饼垫垫肚子,稍后再和狛枝一起愉快的吃晚饭吧,明明我先吃就会生气,还说什么“日向君先吃也没关系,反正是我这种垃圾虫做的饭菜嘛和我在晚餐时交谈想必很伤脑筋吧balabala”,真是,不坦率的家伙。


嘎吱———门被缓缓推开的声音让日向吓了一跳,啊啊,今天他怎么这么快就从妄想中脱出了!不,日向瞟了一眼落地钟,是我回来晚了,啧,果然那件事太费时了……

“日向君,原来已经回来了啊。”两条白皙过头的手臂环住日向的胸前,拜两人相差无几的身高所赐,狛枝毛茸茸的头发张扬的在日向颈间蹂绕着,连带耳廓里湿润的吐息一起形成了旖暧的色香。


“工作辛苦了哦,很饿了吧日向君,怎么不吃饭呢?”日向恨不得狠狠挠痒,但是不行,现在绝对不能动摇,就有如被狼搭肩就绝对不能回头一样,身后看似温顺的青年实际上是淫兽科的肉食性猛兽,一旦露出松懈的气机,绝对会被咬住喉咙吃个干净。


无数个惨痛的教训在脑海中回放着,日向面上却不露丝毫,自然的握住狛枝环在自己胸前的左臂和右手,平静的说:“不是在等你吗,没有应酬的晚上,当然要一起好好吃啊。”


不知是动作还是话语的功劳,总之淫兽的嗨点似乎被戳到了,周身的气场一下子柔软起来,狛枝越发抱紧了日向,在日向脖颈间蹭嗅了几下,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愉快的笑了。


“说来,我给日向君准备了惊喜哦。”


终于来了啊我去,日向的呆毛咻的一下竖了起来,警戒状态max,尽力用期待的神情转过去……


“………啊”日向干巴巴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着,“今天是女仆装啊。”


“没错~”狛枝似乎完全不在意日向超假的反应,自顾自的笑着说:“那么,日向君是要先吃饭、先洗澡、还是………”


反正不会选你最期待的那个!别以为用那种puppy eyes我就会动摇!谁会有兴趣跟一个穿女仆装的大男人h啊?!又不是变态!日向愤怒的想着,狛枝怎么也有一米八,再瘦骨架也在那摆着,穿女仆装会合适才怪啊!再说既然都穿了能不能敬业点啊!我都看到你灰格子内裤边儿了!一点都不性感啊知道吗!还有鬼才信你穿吊带袜是为了情趣啊!分明是为了遮腿毛吧!狛枝穿女仆装的情景猎奇程度仅次于刚刚偷看到的,他满面潮红口水横流的抱住自己枕头乱蹭的画面啊!


果然还是选吃饭吧,日向清清嗓子“我选………”


“好的日向君果然穿女仆装就对了这不是踩中了日向君的好球带了吗哈哈哈hshshshs”

挣扎“喂等等…唔!”挣扎挣扎挣扎“我根本没说选三吧?!根本不听人说话啊你!”


今天,回到家里发现我的老婆依然在&#_+@/……呢。



黄暴等会儿吧,下篇——[我的老公(po)超冷淡肿么办]……懒癌好了就上桌吧╮(╯▽╰)╭

我好像竖起了不得了的FLAG

考完试太闲就忍不住想来蹂躏狛枝了呢,呐呐大家,如果是这几个梗的话,有人想看吗?

*神叨又烦人的男子高中生狛枝凪斗,在暑假里抽中了大奖来到海边,之后在小旅店里遇到了身为少东家的同班日向创,一边想着什么嘛区区一个日向暑假居然碰到了真是太不幸了hshs一边口水横流的落海了,却发现普通但堂堂的日向君居然是——传说中的人鱼!自此,热辣湿漉的dokidoki人鱼物语,开始了!
我会告诉你我想写异种创好久了吗!没错是人鱼啦,是有超漂亮青蓝色的啪叽啪叽甩来甩去的大尾巴的人鱼创哥哦!耳鳍是透明的而且超敏感哦!
一边大吼着别为了摸我的尾巴就故意落水啊混帐狛枝!一边狂奔着撕开衣服跳海救人;带着狛枝到海底去看日出啊、从海里捞出珍珠并表示没什么想要的话有的是啊、在水下朦胧的向狛枝微笑啊、接吻啊、……啊、什么的超想写啊!什…!你居然说会不会用贝壳遮住欧派?!讨厌当然必须要啊!

那么,第二弹来了哦
*我一直坚信着,只要努力的话,日向君一定会生下我的孩子的。
………什么、什么、什么啊,你难道会以为我会对狛枝这么好吗别开玩笑了!对那个满嘴预备学科预备学科的神烦这么福利满满简直超绝望的啊!最近被太太们的傲狛搞得各种暴躁,所以想开这个梗:预备学科的日向创在经过本科大楼时救下了又被不幸玩弄的狛枝,日向君一开始怀着自卑心理没有告诉狛枝自己的真实身份,而狛枝每次想询问日向君的才能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不幸打断,在两人的交往过程中,渴望被承认、被爱的日向君渐渐自信起来,而狛枝也被日向君身上开始闪烁的光辉所吸引,关注重点也从才能慢慢转到日向君本身……
但!是!高智商残情商的烦枝他布!吉!岛!于是当日向君鼓起勇气向狛枝坦白时……呵呵,
被狠狠口炮了的日向君好不容易重拾决意:我一定要向狛枝问个清楚!那些爱语、那些拥抱、那些笑容、那些快乐幸福的心情,难道都仅仅因为你以为我是本科生吗?!结果……呵呵。
彻底死心的日向君在消沉过后振作起来,出于男人的自尊也好不甘心也好,我,要以普通人的身份,活出最棒的姿态!让你这个才能混蛋看看,这世上仅有才能才不行啊!
……等等为啥那么像耽美小说的常见套路,嘛,算了,总之一次也好,想看看放下对才能近乎卑微的憧憬、彻底认清狛枝本性并再也不想搭理他的日向君。
——呃,至于cp,那不重要啦,什么你说刚确定关系时懵懂的渴求彼此的少年啪、绝望又愤怒的日向君强吻啪【一下子推到墙边哦超帅啊】,最后一面时日向君失落、释然又潇洒的吻了狛枝:才能,你带走,把我的爱留下
啊啊啊啊啊日向君日向君,甩了那个死基佬后不想征集太太嘛,人家我超~愿意做好妻子哦